公告:與鮮鮮文化有限公司解約公告

鮮鮮文化有限公司自2014年起,數度未依圖書出版授權書、電子出版權授權書如期支付本人( 筆名 咪兔 )稿費,已違約在先。
至今尚有數筆款項應匯而遲遲未匯,包括黑館(第一部)完結後半年累積版稅,黑館(第二部)第一集稿費,以及黑館系列(電子版)稿費,還有(電子版)富豪遊戲系列文章稿費,包括未出版的作品:邱比特之洛神花的玩物。
因為鮮鮮文化集團積欠惡意稿費,履次致電都不得回應,公司傳出倒閉消息也無人出面澄清,已失誠信,讓人難以繼續合作。

咪兔&迷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 

七夕當晚,雷雨交加。

黑之館的女主人,倚靠在窗邊,雙手緊捂著自己的耳朵,看著窗外那片風雨,惦記著自家老公。

「都這麼晚了,修怎麼還不回來,難不成……」是出了什麼意外?

頓時,轟隆一聲。

咪兔&迷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蔡小憲是個無神論者。
三十出頭的他,是同事眼中的拼命三郎。
某次,他帶著新來的同事到南部出差。
當天到旅館時,已經很晚了。
櫃台服務員告訴他們,只剩下一間房。
兩個大男人互看了彼此一眼,這時,櫃檯人員又補了一句,房間裡有兩張床。
聞言,蔡小憲點了點頭。
正當他準備拿出皮包付錢時,菜鳥同事擋下他。
「前輩,我們還是換間旅館吧。」
「怎麼?你怕我吃了你不成?」
蔡小憲只是開開玩笑,他才沒有那種癖好,他喜歡軟嫩嫩的大奶奶,對於菜鳥同事那硬邦邦的大胸肌一點興趣也沒有。
「不是的,前輩……」彷彿怕被別人聽見似的,菜鳥同事緊貼在蔡小憲的耳邊說:「……這裡不乾淨。」
就年紀上,蔡小憲比對方大上三歲,故稱對方為小李。
「小李,你也知道,公司給的經費就這麼一點點,別為難我了好嗎?」
再說都這麼晚了,外頭還下著大雨,誰知道下一家旅館要走多遠?
與其花錢搭計程車增加支出,那還不如直接入住這裡,怎麼想都划算。
「可是前輩……」
蔡小憲皺眉,丟下一句:「聽前輩的話準沒錯。」
接著,付錢拿房卡。
見狀,同事小李默默退了幾步,摸起胸前的護身符,碎唸了幾句阿密陀佛。
他跟蔡小憲不一樣,他信鬼神。因為體質特殊的關係,他能感覺到靈界朋友的存在。稱不上陰陽眼,因為他看不到,但就是感覺得到……
對他言而,靈界朋友就像看不見得風,總是來無影,去無蹤。
然而現在,他深知自己即將踏入這無形的暴風之中。
說不擔心是騙人的,但他又不可能丟下公司的前輩,一走了之。
只好硬著頭皮跟著前輩進了電梯。
叮了一聲,電梯門開了。
房卡上寫著五零五,但他們實際來到的樓層卻是四樓。
只是很多旅館因為忌諱「四」這個數字,就會跳過,直接用「五」取代。
一踏出電梯,小李就被迎面而來的陰風給吹得直發抖。
「哦,這層樓的空調夠冷,好好好,今晚肯定好睡了。」
對於體質燥熱的蔡小憲來說,這陣陰風就像解暑的冰塊,吹得他渾身暢快,舒爽透頂。
「……」小李臉色發白,再次抓緊胸前的護身符,在心裡默念經文驅邪。
「你還愣在那裡做什麼?快出來啊。」
發現同事還站在電梯裡,蔡小憲皺眉催促。
「別忘了,我們明天還要早起趕回公司上班呢,小李。」
一想到明天還要早起,蔡小憲直想快點進房洗澡睡覺。
正所謂,心動不如馬上行動。
話一說完,蔡小憲掏出房卡,移步尋找房間。
看著前輩的身影越走越遠,小李握緊拳頭像再給自己加油打氣似的衝了出去。
「等等,前輩……」
聽見小李的呼喚,正推開門準備進去的蔡小憲,赫然停住。
雖然只有短暫的一瞬間,但他剛剛確實感受到一股冷冽的寒風。
那種感覺就好像打開冷凍庫,如冰般的冷空氣直撲而來。
「前輩,我們還是別住這了。」小李在內心猶豫了一下,最後還是決定告訴蔡小憲,自己有著特殊體質,能感覺到陰界朋友的存在。
無奈,蔡小憲不僅不信鬼神,還是個鐵齒的大男人。
除非他親眼看見,要不他絕不相信這一類的靈異說法。
就像剛剛那股詭異的寒氣,他也能自圓其說的認為是自己方才淋了雨,身體受涼,發寒症狀也只是身體在警告他,得快點去洗個熱水澡。
「要住不住隨便你,反正我錢都付了,今晚我們就是睡這裡。」
前輩霸氣丟下宣言,接著推門而入。
「啊!慘了。」
伴隨著小李的驚呼聲,蔡小憲又是一個皺眉質問。
「什麼慘了?」
「前輩你……」 不知道是錯覺?還是真有陰靈靠近?小李明顯感覺到四周的溫度在下降。「……剛剛是不是沒敲門沒說打擾了,就直接開門進去了?」
「神經,這房間裡又沒人,我敲門說打擾了幹什麼?」蔡小憲不悅的翻了個白眼,轉身插上房卡,開啟電燈,一股腦地就往房裡走去。
「你要嘛就乖乖進來睡,別在那邊疑神疑鬼,要不就自己去找睡得地方,別在這吵我。」蔡小憲平時脾氣沒那麼壞,只是累了一整天,想好好休息,所以口氣上就兇了點。
怎麼說小李都是個菜鳥,為了穩定自己的生活,他必須工作賺錢,好不容易進了間福利還不錯的公司,他自然想給前輩留下好印象,好來提高自己在公司的生存機率。
基於以上種種因素,小李也只能乖乖跟著進房了。
「小李,你要先洗澡嗎?」說這句話的人,正在脫衣服。
「沒關係,前輩你先洗吧。」小李搖了搖頭,看著橫擺在眼前的兩張單人床,追問了一句。「前輩要睡哪一張?」
「隨便,都可以。」
「那……我睡牆邊那一張。」
就機率來說,靠窗比靠牆更容易被鬼壓床。
所以,小李只好先下手為強,選擇安全區域。
反正前輩又不怕鬼,就算是真被鬼壓床,他大概也沒感覺吧!
「嗯。」說完,蔡小憲走進浴室,關起門。
很快的,嘩啦啦的水聲響起。
這時,坐在床邊的小李,則是盤腿而坐的念起了金剛經,求個心安。
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?
小李開始覺得身體溫暖了起來,不在畏寒發抖,精神狀況也明顯舒服了許多。
然而就在小李打坐念經的同時,浴室裡的男人則是狀況頻頻。
先是洗澡洗到一半,熱水突然變冷水,冷得他猛抖,雞皮疙瘩狂冒出頭。
「該死的爛旅館,竟然沒熱水?」蔡小憲拍了拍蓮蓬頭出氣,連續轉了好幾次水龍頭,就是不見熱水出來。
「可惡……」他哀怨地瞪著浴缸,本來打算泡個舒舒服服的熱水澡,如今也只能咬牙忍耐的沖冷水了。
簡單洗完身體,蔡小憲來到洗臉台前準備刷牙。
這時,他明顯感覺到身體不適,頭暈暈。
一定是淋了雨又洗冷水澡的關係,身體受涼快感冒了吧?
等等出去,燒點熱開水喝喝好了。
蔡小憲邊想,邊擠牙膏。
然而,就在他把牙刷放進嘴裡時,他眉頭一皺,吐了出來。
不知道是他味覺出了問題?還是這牙膏出了問題?
總之他感覺剛剛放入口中的味道,就像腐臭酸掉的食物,噁心到令人想吐。
乾嘔了幾聲,不停漱口了好幾回後,那令人不舒服的噁心感才慢慢消失。
吐完之後,蔡小憲的臉色變得好差,他看著鏡子裡的自己,摸摸額頭。
「果然發燒了……」
就在這個時候,小李的聲音從浴室門外傳了進來。
「前輩,你沒事吧?」
「小李……」蔡小憲望著浴室門,想移動腳步去開門卻動彈不得。
這種感覺很不妙,再加上他的頭越來越暈,身體也跟著越發寒冷了起來。
「……救我。」虛弱地丟出這兩個字後,蔡小憲身子一軟,整個人趴倒在地。
聽見浴室傳來巨響,小李瞪大雙眼,急忙扯下自己的護身符,撞門而入。
然而,就在他撞開浴室門的瞬間,他看見一團黑霧正在吞噬前輩的身體。
幾乎沒有思考,小李抓起護身符衝了過去。
同一時間,那團黑霧像被小李的護身符給逼退似的一轟而散。
在黑霧完全消失以前,小李的耳朵裡充斥著男女老少的尖叫聲。
那些怨靈生氣地叫囂著,甚至放話要他們的命。
嚇得小李趕緊托起光溜溜的蔡小憲,離開房間。
隔天。
蔡小憲醒了,發現自己躺在病床上。
而趴在他床邊打瞌睡的人,正是小李。
事後。
小李跟蔡小憲說明當晚發生的事情,然而,蔡小憲卻依舊不相信。
「別騙了,我只不過是發燒暈倒而已,你沒必要編故事來騙我。」
「是真的,前輩,我沒騙你啊!」
「是是是,你沒騙我,謝謝你救了我。」畢竟對方是救命恩人,就算打從心裡不相信,蔡小憲還是很給面子的點頭,裝相信。
「……」對此,小李覺得心寒。
想起當時的情況,他可是賭上自己的命才把對方給從鬼怪嘴裡救了出來。
換作是其他人,早就自己先逃了吧?
「平時總看你戴著一條紅線,怎麼今天脖子上空空的?」
「那是我的護身符,為了救前輩,拿去擋鬼了。」
其實,小李也想不起來自己的護身符是什麼時候弄掉了?
也許是在拖行前輩的過程中,不小心掉了吧。
「哦?這麼厲害?」
「嗯啊,那可是我媽千求萬求,求來給我保平安的符咒。」
「那改天也幫我求一個吧?」
「咦?前輩……不是不相信?」
「我是不相信啦,但大家不都說……」蔡小憲頓了一下,腦海頓時竄過一抹畫面。那是他在失去意識之前,他看見了鏡子裡竄出好多張腐爛的鬼臉。
如今回想起來,他才覺得毛骨悚然,怪可怕的。
「……寧可信其有。」
「前輩說得沒錯,寧可信其有,也不要輕易去得罪祂們。」
「他們……?」
「就是那群不斷散發寒氣的東西啊,雖然我看不見祂們的形體,但我感覺得到。」
「夠了,你別說了。」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真有其事,蔡小憲突然覺得好冷。
「喔……」小李點了點頭,從他的包包裡拿出保溫瓶。「對了,前輩,我看你印堂發黑,來,把這個喝下去,保你平安。」
蔡小憲接下小李遞來的杯子,裡頭裝著溫熱的黃色液體。
從手心傳來的溫暖,讓蔡小憲不由自主地捧起杯子,張口喝下。
殊不知,這杯子裡的液體才剛流進他的嘴裡,一股噁心的尿騷味瞬間衝上他的腦門。
噗了一聲,蔡小憲就像章魚噴墨似的噴得小李滿臉都是。
「呃……前輩,我是要你喝下去,不是要你噴出來替我驅邪啊。」
「該死的,你……你拿這什麼鬼東西給我喝?」
「這不是鬼東西,這是神賜予人用來驅鬼的最佳法寶。」
「咳…去你的…咳…當我白痴…不知道那是尿嗎…咳咳……」
蔡小憲邊咳邊罵,要不是他身體無力,要不然他早就跳下床去揍小李一頓了。
「前輩有所不知,童子尿不僅可以強身健體,還可以驅邪避鬼。」
「去你的童子尿……」蔡小憲氣炸了。
然而也不知道是生氣的關係,還是童子尿發揮效用了?
蔡小憲確實感覺不像剛剛那樣畏冷難受。
只不過,嘴裡那去不掉的尿味,讓他很火就是了。
「咦?前輩怎麼知道……」 小李一臉害羞地搔搔後腦杓。「……那是我的童子尿。」
聞言。
蔡小憲臉都黑了。
心想,這小李到底是自己的救命恩人?
還是裝神弄鬼存心想整自己的王八蛋?
「好險,今早的量夠多,這裡還剩下半杯……」
瞧小李重新端來半杯尿,蔡小憲瞪眼大吼。
「滾開!誰要喝你的尿啊!神經病!」
小李皺眉,委屈解釋:「前輩,我這是為你好啊,來,乖乖喝下去。」
「救命!護士!快來救我!」蔡小憲猛按求救鈴。
最後,護士來了。
小李因為打擾到其他病人的休息,所以被趕出病房。
至於躺在病床上的蔡小憲,則是在吃完護士給的藥後,昏昏睡去。

 

這篇短文,是2017年八月的時候,收到二維秀小編的邀約,嘗試寫了一篇靈異向。

不過,我覺得~~~~這應該是搞笑靈異文。

咪兔&迷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黑之館第三部 — 01.翼星戀曲

楔子


「誒誒、你們看那個女生——」
「聽說了嗎?她就是前陣子由淼之國親王,親自護送到校的那位混血兒——」

咪兔&迷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28783003_2000737416665681_4878862288800448512_n.jpg

試閱開始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房間內的微量光線呈鵝黃色,不僅溫暖整個房間還帶著催眠效果,讓男人原本沈悶的思緒舒緩了幾分。

文章標籤

咪兔&迷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  萌友萬萬睡-書腰-01-1.jpg

    他知道……他就快到了。

    威特斜勾唇角,抬眸欣賞著那即將登上高潮的男人,然後鬆開彎成圈狀的食指,滑上那早已濕成一片的前端,沾染透明液體的指腹冷不防地滑過那慾望解脫必經的出口。

    「啊、啊哈——」瞬間摩擦所帶來的快感,讓艾斯僵直了身體,緊皺的眉頭看似痛苦,凌亂氣息帶點高潮後的餘韻。

    「舒服嗎?」看著艾斯宣洩慾望地在自己手上留下濁白液體,威特挑眉邪笑,不知道在打什麼主意的咬上艾斯的耳朵,低道了一句。

咪兔&迷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萌友萬萬睡-書腰-01-1.jpg

01突破最後一道防線,是崩壞的開始。

死神界·男子宿舍

      今晚的419號房依舊很吵。

    「唔、好熱……

咪兔&迷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18579959481b.jpg

  正當我疑惑著想問時,哥哥開口了。

  「菈菈,妳想不想知道伊澄究竟有多喜歡妳呢?」

  「啥?」

  哥哥挑眉,一臉不懷好意的對著我笑道:「哥哥這裡有個簡單又明瞭的小測驗,不知道妳願不願意配合?」

咪兔&迷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18579959481b.jpg

     離開咖啡廳時,哥哥打來電話,說他到家了。

  要我帶著伊澄跟設計圖,去找他領獎賞。

  掛上電話後,我轉頭問伊澄。

  「你的設計圖畫完了嗎?」

咪兔&迷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18579959481b.jpg

  「對了,你剛剛在跟方彥豐聊什麼?」發覺自己越想越歪,我趕緊找話題跟伊澄聊天,免得自己又在胡思亂想。

  「沒什麼。」伊澄捲起所剩的麵條,送進我嘴裡,結束這場就是要閃瞎別人眼睛的餵食秀。

  「騙人,瞧你們倆有說有笑的,怎麼可能沒什麼?」我抽了張面紙擦嘴,大吸一口飲料潤喉解渴。

  「他問我跟妳是什麼關係。」

咪兔&迷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18579959481b.jpg

  上了二樓,藍筱妮率先發問。

    「潘菈菈,快給我從實招來~妳跟伊澄先生現在是什麼關係?」

    「呃,說來話長……」

  「那妳就長話短說,說、重、點!」

咪兔&迷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18579959481b.jpg

      晚上六點。

        我跟伊澄來到小不點咖啡廳用餐。

  剛好他想吃義大利麵,於是我想不如趁機帶他來給藍筱妮看看。

  順便告訴她,我跟伊澄交往的事情。

咪兔&迷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18579959481b.jpg

    歡愉之後。

    我回撥了電話給哥哥。

    他說搭晚上的班機回來,接著又問了一下伊澄的工作狀況。

    回報完伊澄的工作進度,我很順口的接了一句。

咪兔&迷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18579959481b.jpg

    「生氣了?」

  「哼!」

    伊澄呵呵輕笑地靠過來,我故意不看他的轉過身去,然後他的手就從後方抱了過來,還好巧不巧的落在我的胸部上。

  「乖,別生氣。」

咪兔&迷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18579959481b.jpg

  如果說,每個女人心中都藏著被馴服的慾望,那麼我想……我遇見他了。

  原來臣服於他人是這麼舒服的感覺,我好像慢慢上癮了──

  神奇的是,連深喉嚨那種難受的感覺也逐漸消失了。

  「噢,菈菈──」我感覺到他的鼠蹊部在抖動,嘴裡的堅硬彷彿就快要炸開來似的脹大。

咪兔&迷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