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579959481b.jpg

   兩個小時後,我帶著一身麻辣鍋的香氣,回到老媽家。

    「謝謝你送我回來。」我下車,對著駕駛座上的男人說:「哦對了,跟你借的錢,我明天去店裡還你,包括麻辣鍋的費用。」

   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,剛剛那一頓好像花了他兩張千元鈔。

    總覺得不該讓他請吃這麼貴的晚餐,良心有點過意不去。

    說也奇怪,為什麼中午我故意點了最貴的料理,花了伊澄那麼多錢,卻沒有半點良心不安的感覺?

    「沒關係,不急……」鍾崇禹微笑給了我點建議。「……頂多下次換妳請吃飯。」

    「那有什麼問題~你快回家吧,路上小心──」就在我揮手向鍾崇禹道別時,一道光赫然打在我身上,刺得我雙眼不舒服。
    「搞什麼啊?」我向後退了幾步,朝光源處那一看,發現一抹身影背光而來。

  就在我試圖看清那人的樣貌時,一道足以令我嚇破膽的嗓音,緩緩傳來──

  「終於讓我逮到妳了,潘朵菈。」……那是伊澄的聲音。

  當我的大腦辨識出這個答案時,我的雙手早已被這聲音的主人給抓住了。

  「朵菈,妳沒事吧?」

  鍾崇禹下車關心我的狀況,伊澄則是不耐煩的拖著我往他的車前進。

  「等等,這位先生,請你放開朵菈小姐。」

  鍾崇禹擋住伊澄,不讓他前進。

  「滾開。」低沉的嗓音滿載怒火。

  就怕伊澄生起氣來拳頭不長眼,我趕緊上前擋在兩人之中。

  「沒事的崇禹哥,你先回去吧。」

  「呵呵,就是他嗎?」伊澄掃了鍾崇禹一眼,沉冷的語調帶點挑釁的味道。「送玫瑰花給妳的那位?」

  「朵菈,他是誰……」鍾崇禹皺起眉頭,一臉疑惑的看著我,彷彿想從我口中得知真相。

    這氣氛尷尬得讓我好想逃。

  「呃,他是──」我回瞪了伊澄一眼,瞧他露出得意的笑容時,我感覺一把火在心裡燒。

  可惡!

    瞧他那臉賊笑的表情,百分之百就是想讓我難堪。

  就怕他把場面弄得更尷尬,我只好先發制人。

    「他是伊澄,是我大哥的情人,我大哥出差時交代我幫忙照顧他。」我真是個天才,竟然想出這麼棒的方法回堵他的嘴。

  「什麼?」鍾崇禹愣了一下,而站在他對面的男人則是鐵青著一張臉。

  「噓,這秘密你可千萬別跟我老媽說唷!」我向鍾崇禹眨眼道。

  見狀,伊澄像是要握斷我的手腕,怒吼道:「潘朵菈妳完蛋了妳──」

  「唔,好痛!」我皺眉掙扎,再次被伊澄拖著我走。

  鍾崇禹回過神來,呼喚道:「朵菈──」

  瞧鍾崇禹擔心追來,我趕緊對他說:「崇禹哥別擔心,我先跟我大嫂回去囉!你等等開車小心點嘿,到家後記得跟我報平安。」

  一聽見『大嫂』兩個字,伊澄又狠甩了一個瞪眼給我,拉開車門,粗魯地將我押進車內,並在我的耳邊威脅道:「妳敢再逃跑,我保證讓妳後悔──」
    「哼!」我邊用鼻孔瞪他,邊揉著發紅的手腕。

  瞧他走向駕駛座,我趕緊拉下車窗,探出頭去跟鍾崇禹道別。

    「崇禹哥掰掰~」我對著他比了個『六』的手勢貼在耳邊,暗示他與我保持聯絡。

    「嗯……」鍾崇禹停下腳步,揮手道:「……掰掰。」

    隨著車子發動,我趕緊貼回椅子上坐好。

  任由他踩著油門,帶我玩命去。

  一路上我們誰也不說。

  看樣子他跟我一樣,比起吵架更喜歡用冷戰來折磨對方。

    哼哼,我到要看看他能撐多久?

    眼看就快到他的工作室了,我們倆還是都沒說話。

    下車後,我故意不看他,筆直地往前走。

    這時,低沉的嗓音從我身後傳來──

    「妳的行李在後車廂。」

    我愣了一下,一股喜悅從內心炸開。

    耶斯,我贏了!

    「喔。」我從後車廂裡抓出兩大袋行李包。

    伊澄掃了我一眼,那表情彷彿在對我說:『自己的行李自己拿。』

    「哼!」瞧他轉身離去,我化憤怒為力量,扛起兩大袋行李,龜速前進。

    進門後,他像主人般的發號命令:「去把妳身上那股臭味給我洗掉。」

    是我太敏感嗎?

    總覺得他在嫌棄的不是麻辣鍋的味道,而是不爽我身上沾了其他男人的味道。

    算了,反正我也受不了全身都是麻辣鍋的味道。
    我白了他一眼當回答,從行李袋裡面選了幾件換洗衣物。

    都這麼晚了,穿寬鬆一點的衣服也好睡。

    話說回來,今晚我要睡哪裡?

  頓時,我的腦海忽然彈出伊澄裸身躺在床上,對我勾勾手的畫面──

  等等,我到底在亂想什麼啊?

  我拿起蓮蓬頭沖洗自己的腦袋,結果水溫忘了調,冰涼的水柱,差點讓我心臟停了。

  我又叫又跳的移開蓮蓬頭,抖著身體調整水溫。

  連獨自洗澡都不得安寧,我看今晚別想好好睡了。

 

待續~💗

 

刺激的要來了,準。備。接。招。

創作者介紹

歡迎光臨~咪兔的幻想世界~

咪兔&迷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